<progress id="hzdlr"></progress>
    <em id="hzdlr"></em>
    <em id="hzdlr"><ins id="hzdlr"><thead id="hzdlr"></thead></ins></em>
      <div id="hzdlr"></div><em id="hzdlr"><tr id="hzdlr"></tr></em>

        <em id="hzdlr"></em>
        <em id="hzdlr"><ins id="hzdlr"></ins></em> <div id="hzdlr"></div>
        <dl id="hzdlr"><ins id="hzdlr"></ins></dl>
        <em id="hzdlr"></em>
        <em id="hzdlr"><ins id="hzdlr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<em id="hzdlr"></em>
              <em id="hzdlr"></em>

              初中三年到底哪年最重要?這位爸爸的回答令人警醒!

              編輯: 路逍遙 關鍵詞: 中考復習 來源: 逍遙右腦記憶
                今天為大家分享一個真實的故事,這位爸爸記錄了女兒初中3年的學習生活。爸爸教育方法出錯,女兒叛逆不懂事,都走了不少彎路。在教育孩子的過程里,看看這個爸爸走過的坎,大家也許從中都能得啟發,也希望每位父母都能和孩子共同摸索出成長過程中交流的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最近忽然有種沖動,想把女兒初中三年平行班的經歷曬一下,為家長更全面了解初中生活提供一個真實的案例。想到哪說到哪,內容絕對真實。其中包含的經驗和道理,請各位家長朋友點撥評析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女兒上的是名幼兒園、名小學,9年里快活得要死,沒上任何培優班,只在練跆拳道,而且成績不俗。那時我們篤信素質教育必定成功,孩子即將過上和歐美孩子一樣的幸福生活。孩子也對初中生活充滿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小升初,掐尖子掐不到她頭上,和大多數家長一樣,找關系唄!征求女兒意見,咬死要進L中,我問為什么,答曰:“L中作業少!”——從哪兒聽來的?小學生中也有口碑流傳?

                還讓孩子參加了外校初中的考試,考了好像只50分,本意是讓她體驗一下,警醒一下,但她心情一點未受影響,因為她認得的一個同學比她低。到初中再說吧,我當時想得就這么簡單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初一

                入學前搞了一次分班考試,但學校對班級等級諱莫如深,多方打聽,才知道女兒所在班級是“平行班”。也沒太在意,平行班就平行班吧,反正是進了名校,“瘦死駱駝比馬大”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不久,開家長會,我徹底傻眼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女兒考了年級400名,這倒是有思想準備,但她居然是班上第一名!我的天,這是個什么班哪!

                而且幾名主科老師的講話,我沒有聽到期待中的誠實的現狀分析、明確的績效目標、有效的教學計劃,沒有聽出期待中的專業感和自信,連氣質和談吐都讓我懷疑他們是不是兼并其他學校時帶過來的老師(請原諒有點刻薄,但確實是真實感受)。開完會,心里拔涼拔涼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  精神一下子緊張起來,全身機能一下子調動起來——不要緊!誰也不靠,就憑我一人之力,拿下初中這點東西還是沒問題的。回家后,對孩子分析了一番嚴峻形勢,制訂了沖進300名的第一步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先從英語抓起,我分析,幾門主科中,英語是用用功就明顯漲分的,一門上去了,孩子有信心了,其他就好辦了。孩子在我的督促下,成績開始緩慢上升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但孩子情緒出現了很大的變化,一上初中,突然表現出擺脫家長、抵觸老師的情緒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好象整個年級都這樣,比如班上孩子打架,老師一來,打架雙方和旁觀者都一下子都裝作若無其事;還聽說初一的孩子就開始有抽煙、談戀愛的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情況完全脫離我的想象,我也開始變得焦慮和不安,發展到幾乎天天都要訓她幾句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孩子松慣了,我覺得給她訂的計劃已經是最低限度了,她還是覺得受不了。她看我的眼神和說話的語氣也越來越不對勁,后來發展到干脆不說話,只是怒視著我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期中考試,進步了一點點,班內卻掉到第三名。這加劇了我的焦慮,回去給孩子來了一頓聲色俱厲的訓話,孩子突然委屈地說:“我覺得我都快崩潰了!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當時腦袋一蒙,還沒緩過神來,老婆沖上來聲嘶力竭地喊道:“再不許你管孩子!不要名高!不要大學!我只要孩子好好活著!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經歷了整夜的失眠,我決定“放手”,雖然心中充滿了失望、無奈、不安與不甘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女兒在跆拳道方面倒是獲得不少快樂和信心,接連獲得省、全國比賽的前三名。學習英語的勁頭也挺大,英語成績一直名列前茅,暫時有一門課可以撐住。這些也曾給全家帶來過零星的快樂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但是孩子的學習狀態越來越差:上課不聽講看小說或漫畫,有空就用手機收發短信聊QQ,先前是每天能做完作業第二天一早給別人抄,后來逐漸變成抄別人作業……

                成績一掉再掉,掉到了年級530名,但在班上仍排老三,不過這時班上第一名已經沖到年級200多名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一天天強忍著煎熬,盼著孩子“醒氣”的那一天早點到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終于在學期末的一天,

                她流著眼淚對我說:“爸爸,我還是要你管!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渾身血往上涌:“你確定?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她點點頭,我說:“不用怕,爸爸會幫你追上XXX(班上第一名)。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她邊抽泣邊搖頭:“那已經不可能了!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拍拍她的頭:“你覺得你能吃苦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“我能!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“那不結了。”我心里長出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初一就這么結束了,放暑假那天,在校門口遇到班主任,她告訴我她要退休了,然后說:“我一直看好你女兒,她是支‘潛力股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初二

                說實在話,女兒掉到這個位置,再能上到什么地方,我心里也沒底。從學校往年情況看,進到150名內才能上資格生,進到300內才能上三限生,而且各科還得平衡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一年下來,孩子所在的班變成了年級最差的班(也許一開始就最差),年級每次考試都是按上次成績排序進考場(每考場約33人),女兒有一次說,她班上一個同學在第九考場,一名快班學生看到他,竟然嚷道:

                “老子混得好栽啊,居然和‘放牛班’的坐一個考場。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已經開始調整自己的心理,做好最壞的打算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初二的第一場家長會,重新燃起了我的希望,全部的老師都換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班主任D老師首先發言,他介紹了自己帶班的理念,分析了班級的現狀,闡述了學生該做些什么,老師該做些什么,家長該做些什么,語言簡潔而精準, 語氣和目光堅定而自信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英語S老師開口就告訴大家:“我最擅長的,就是帶平行班,我帶的班,出過年級英語第一名!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數學X老師語重心長地說:“這個班上的小孩,很聰明,很可愛,現在最重要的,是不要放棄,不要對孩子失去信心!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還有語文、物理、化學老師……所有的老師,都符合我心目中對名校老師的期待!

                開完會,我在校門口站了好一會兒,連抽了3支煙——我太激動了:我的孩子有救了,百分之百的有救了!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自認是應試教育的第一代“合格產品”,既然女兒回心轉意,就不愁沒辦法,立即制訂了“兩手抓”的學習計劃

                一抓英語,幫孩子找一個信心的支點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方法很簡單,每課跟讀10遍,這時孩子就有信心開口了,再自己讀10遍,小孩記憶力好,讀完20遍,課文、單詞都記住了;

                二抓“跛腿”科目數學,提升總成績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英語背熟課文,做好作業,輕松可以拿到95分左右,再做做培優題,就可以拿到105分左右,想上110分需要大量泛讀,培養語感,暫不作要求;

                數學跟著老師走,做好同步題,一般可考85分左右,把重難點手冊做了,可考95分左右,再做些陪優題,可沖105分,110分以上是牛娃們的事,放棄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換了老師后,班風有很大改善,課堂秩序變好了(相對以前),班級總體成績明顯提高,老師都非常優秀和敬業,只一個學期,全班就上升到平行班前茅,英語成績平行班第一!

                甩掉了“放牛班”的帽子。班上有兩個孩子從年級700名、600名上升到200名內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女兒在新老師,特別是班主任(政治老師)、英語老師、數學老師的關注和教導下,周練、月考、期中考、期末考,一次比一次好,幾十分上百分地提 升,到初二下學期期中,考了年級196名,有史以來第一次殺進前200名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英語穩定在105分以上,數學從70分左右摸高至105分左右。我開始提前制訂暑期計劃,劍指名高!

                然而,初二下學期,因為難度的增加和題量的加大,學生開始出現分化,基礎好、勤奮、學習效率高的學生往上走,其他的開始走下坡路,少數孩子在心理上已經開始放棄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班上第一集團5個學生與第六名的差距有20分左右,班級像一艘裂成5段的船,有可以上省重點的,有可以上市重點的,有可以上普高的、 有可以上中專的,還有能初中畢業都很危險的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開家長會,有些老師臉上開始出現凝重和焦急的神情。同一個班,考115分的也有,考十幾分的也有,這課怎么個 上法?我真的很同情也很佩服這些老師。這時,英語老師病倒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女兒拼到了200名,也進入了“高原區”,稍一加量就腦袋缺氧。偷看小說、偷玩手機也時常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心理仍不成熟,認為這個位置已經不錯了,以為自己掉不下去了。貼身督促還好,自覺學習自我管理能力依然很差。更要命的是——女兒戀愛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有一天去接她,學校都走空了還不見人影,我走進學校,對著一片漆黑的教學樓大喊女兒的名字,一嗓子把整幢樓樓道的感應燈都喊亮了,半天才從四樓(她們班教室在六樓)探出個小腦袋:“我上廁所來著,馬上下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坐進車里,我沒有馬上發動,從后視鏡里盯著校門口,過了二三分鐘,她們班的一個男孩子在門衛的呵斥聲中慢慢地踱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一路上父女倆都一言不發,我鐵青著臉,拼命壓抑著胸中的失望與怒火。其實對于女兒的早戀,我提前思考了很多次,她性格比較外向,有點像男孩子, 喜歡和男孩子玩,做什么事都圖新鮮,年級里好些同學都明里暗里在談戀愛,她遲早要蹦進這個圈兒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經過一番攪盡腦汁,決定:談就談吧,硬掰生拆更容易出事, 把女兒的業余時間全管死,不讓他倆有單獨相處的機會——這是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要跨過“高原區”,就得回頭補漏、鞏固基礎,可是又要往上擠又要給篩子堵眼,對于女兒來說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,何況又處于“分心”的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給她訂的計劃總是完不成,過了11點腦子就不轉了,她畏難和抵抗時,我總是拿她當初的話來鎮她,但她明顯越來越消極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天天窩火,雖然總結上次教訓,拼命壓制,但時間不等人啊,隔個三五天總免不了噴發一次。我把她手機也收了、mp4也砸了。漸漸地,家里又開始彌漫焦慮與抵觸的氣氛,有時是烏云密布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一天吃晚飯,孩子突然“神色自若”地對我們說:

                “爸,媽,如果我跳樓了,你們會怎么樣?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盯著她,想說點什么,但那一刻腦子是凝固的。她也盯著我,那眼神告訴我兩個字——“決裂!”——非常鎮定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這回崩潰的,似乎不是孩子,也不是我,而是我妻子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“不行,不行!這樣的日子實在沒法過下去了,我們必須離婚!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時不濟兮騅不逝!……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初三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又“退居二線”了。整一個暑假過去了,又半個學期過去了,孩子對待我一直很平靜,像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在旁邊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、學習狀態的起起伏伏,心里像貓抓一樣。與此同時,老婆的目光像一根繩子緊緊拴在我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有一天我在網上看到一句話:

                “把彎路走直的人,是一種智慧,他找到了成功的捷徑;把直路走彎的人,是一種豁達,他看到了更多的風景。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突然感覺自己可以換一種心情來看女兒、看妻子,看自己、看未來。我開始仔細回顧和梳理過去,發現自己憑著一腔父愛與自信,先是想與應試教育對 抗,繼而又想在應試教育的競爭中當個勝利者,我不知不覺中把自己變成了主角,把學習成績當成了手中的道具,把孩子當成了自己胸前的勛章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再仔細看看女兒, 她成長了、成熟了,而這些似乎并不是我帶給她的。在她身邊,實際上有許多比我更優秀、更了解孩子的人在幫助她成長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班主任D老師,似乎有洞察一切的能力,班上每個孩子的點滴變化都能說得清清楚楚,相信每位家長都能感覺到自己的孩子受到了老師的關注,而且他從不使用花哨的修辭,去文過飾非或夸張賣弄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初二英語S老師,待我女兒像親生的一樣。第一次病倒,剛好一點就回來上課,導致病情更加嚴重,在醫生的嚴令下才回家休息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初三英語G老師,是一位極其陽光開朗的人,一點老師的架子也沒有,總能給同學們帶來快樂和笑聲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數學X老師,總是告戒家長和孩子要堅持不放棄,即使在我孩子數學成績長期低迷的時候也總在夸她聰明有潛力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語文X老師有一次對我孩子說:“要照顧到班上大多數孩子,我只能降低難度抓基礎,對你們幾個排在前面的孩子,我真覺得對不起你們。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還有她身邊的朋友和同學們……我悟了:其實我只是個十四五歲的家長!

                女兒在脫離了我的督促與輔導后,成績起起伏伏,在三百名上下徘徊,班上排第五名,但她比以前刻苦了、自覺了,更獨立了、更有韌勁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又跟女兒誠懇地談了一次,我想以后只在調整學習狀態和心理方面幫助她,不再插手學科學習的具體內容,真正地“幫”她,決不再“管”她。她愉快地接受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徹底放下對學習成績和中考的糾結心情,重新審視女兒,我發現她一下長大了,心智成熟了許多,而在這方面我以前完全忽略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在我以近乎嚴苛的方法“幫”她提高學習成績并且還沾沾自喜的過程中,實際上部分剝奪了她自我成長的體驗與快樂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初三下學期,她自己提出來要上英語和數學培優班,從技術上說,這時已經太晚了,但她在這兩個班上見到了“牛娃”們,見識到了他們的學習狀態,拼勁和韌勁被調動出來了,最令我滿意的,是她沒有自卑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家里氣氛和諧多了,說實話,我有時還是免不了急躁,但再沒有發火;孩子也不再抵觸,而是全盤接受,她的“大度”倒令我時時感到有些歉疚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1月調考,女兒成績又有不小的提升,對照位置值標準估算約為16.3,這對于快班的孩子來說真不算是好成績,但對于身處平行班的女兒和我們全家來說,卻是經歷風雨后看見的第一道“彩虹 ”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1月調考過后,學校為提高各班備考的針對性和效率,將平行班中成績較好的學生調整到快班插班學習,孩子當了一回“留學生”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在新班班主任化學L 老師、語文D老師、數學C老師、英語Z老師、物理Z老師等的教導和幫助下,很快適應了快班的節奏。學習也更努力了,每晚用功到12點還特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4月調考,成績估算成位置值,又是16.3,她顯然不太滿意。我想幫她分析一下,她一擺手:“不用不用,我知道問題出在哪兒。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一眨眼,6月20日到了。孩子迎來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大考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上午考完語文,興高采烈;下午考完數學,蔫兒了茄子。數學比預想的難,最后沒時間檢查,出來和同學對答案發現自己平時十拿九穩的題出了計算錯誤,很自責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晚上回到家,我耐心開導她:“像你這樣層次的學生,要想每門都超常發揮是不可能的,今天把包發出來了,明天就不會犯同樣的錯誤。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“可就這一 題他們就甩我好幾個位置值……”說著說著她竟然哭起來了,我的火一下子上來了:“要難大家都難,分數還沒出來就自己嚇唬自己……你哭!你哭!你要覺得哭有 用就盡管哭個夠!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把門一摔回自己的屋,老婆忐忑地問:“你這樣訓孩子,她精神垮了怎么辦?明天還怎么考啊?”我說:“你放心,這叫‘止血療法’,你要順著她,不停地安慰她,她反而會覺得自己的判斷是對的,迂進去了出不來,那樣才會垮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一夜無夢到天亮,起來看女兒,精神抖擻,好樣的!這坎兒就算邁過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  7月1日,一上班就撥打聲訊臺,13.3!趕緊又撥打一遍,還是13.3!頓時眼前金光一閃——省了兩萬四!

                結語

                女兒自己訂了個暑期學習計劃,她說:“我上初一時對怎樣學習完全沒有感覺,上高一再不能這樣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我很欣慰,但心頭似乎又有一絲落寞飄過:“難道我這個剛‘醒氣’的家長,這么快就‘下崗’了?”

                呵呵,也許三年后又是一堆故事……

              本文來自:逍遙右腦記憶 http://www.dmbx.tw/zhongkao/1276847.html

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:中考語文經典現代文選讀之《哈爾濱》

              甘肃体育彩票十一选五